47
640509-040147
47-header.png
基本信息
称号 “沉默刺客”
“终极刺客”
“手术刀”
化名 托拜厄斯·里佩尔
伯德先生
性别
出生日期 1964年9月5日
身高 188cm(6'2“)
体重 85 kg(187 lbs)
国籍 罗马尼亚
美国
英国
德国
瑞士
武器 银色舞者
纤维线
W2000狙击步枪
人物关系
隶属 ICA
奥特迈耶的实验室(前)
亲缘关系 DNA提供者:
五父亲
兄弟(遗传学意义上):
6号(影子客户)
17号
48号克隆体
其他关系 朋友:
埃米利奥·维托里奥神父
处理者:
戴安娜·伯恩伍德
备注
出场作品 杀手:代号47
杀手2:沉默刺客
杀手:契约
杀手:血钱
杀手:赦免
杀手™
其他出场 杀手:内部敌人
杀手:诅咒
杀手(2007)
杀手:特工47(2015)
特工47:杀手起源
配音 大卫·巴特森
47——杀手中文维基

47是一个由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博士制造的克隆人,得益于基因工程所带来的超出常人的体能和自幼年起就接受的严苛训练,他精于刺杀,是当前世界上最顶尖的刺客。

他目前作为一个“代理人”受雇于ICA戴安娜·伯恩伍德是他的“处理者”。

47是杀手全系列不可替代的主角,他出场于该系列的所有作品,包括衍生游戏、小说以及各影视作品。

早年经历

起源

 ❖ 参阅词条 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五父亲


47是基因研究的产物,是利用遗传学方式强化的克隆人。他的诞生起源于一个科学家疯狂的构想。

20世纪五十年代左右,奥特迈耶博士结识了同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的李洪巴勃罗·贝利萨里奥·奥乔亚弗朗茨·富克斯阿尔卡季·叶戈罗夫。法越战争结束后,他取得了另外几人财力支持,开始在精神病院的掩饰下进行基因研究。五人的共同目的是为了制造出一支高效且顺服的强化人军队,除了财力支持,他们都提供了自己的DNA作为遗传学实验的样本。

诞生

1964年9月5日,克隆体47被成功从培养室中取出,初步的医学检查证明他是一个完美健全的克隆人[1],而47的出场批次也按照实验室的惯例纹在了他脑后。47的基因以五父亲提供的DNA样本为蓝本,添加了奥特迈耶基因研究中最至关重要的第47条染色体[2]。与他境遇相似的第四系列克隆人为数不少,都在奥特迈耶的关注之中,等待他们的是被规划好的命运。

童年

 ❖ 参阅词条 教授的日志


47在初步学习中表现得非常好,学习效率极高。但他沉默寡言,虽然对周遭环境变化敏感,却鲜少有社交活动。直到1970年夏季,6岁的47被允许收养一只试图逃离实验室的兔子,或许是感同身受,这是他唯一投入感情的事物。

1970年到1972年两年间,克隆人们需要定期接受体检。在一次例行检查中47咬伤了一个为他做检查的医生,在被人事部员工控制住后就不再表现出攻击性,这令医生们忧心忡忡。为了确保医生的人身安全,教授不得不派遣警卫人员全程跟随。当然,他给教授带来的麻烦却并不止于此,在1972年接种疫苗的时候,47和几个同系列的克隆人都表现出对针头的焦虑和对医生的抵触情绪,有明显的抗拒行为,这使教授极为不快,他令人事部强制进行注射。大概在这件事发生的一个月后,47失去了喂养两年的宠物。据人事部的记录,他将兔子埋在了最接近外围栅栏的地方,并为它的死亡落泪,这是从未在其他克隆人身上观测到的感情。

✧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点击展开)
————因为并不确定是否为正典而被折叠
 


在1974年左右,47曾被分配到精神病院的屠宰场工作。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章节二


为了避免被工作人员惩罚,47养成了不需要闹钟提前醒来的习惯。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章节四


47曾悄悄为一只住在他床脚的老鼠带去食物,但在与这个朋友相处了大约一个月后,一个残酷的玩笑结束了这段友情。一天晚上,回到宿舍的47看到老鼠的尸体被丢在了他的枕头上,而恶作剧的始作俑者正是与他同一宿舍的克隆人兄弟。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章节四


大约在1976年的一个冬天里,博士与另外四个DNA提供者一起观看年轻的克隆人在竞技场的搏斗。47在竞技场的成绩远高于平均水准,但是他的劲敌6号——一个暴戾嗜虐热衷于针对他的克隆人兄弟却是竞技场的冠军,这令47紧张不安。在21号与9号,以及32号的比赛完成后,轮到了47与6号的竞技。他输给了6号,这个结果毫不出奇,但在取得优势后6号却给他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3]

在数月的疗养后,47才得以康复,但接下来却面临着更令人难以忍受的羞辱。于是忍无可忍的47在花了两天时间准备后,凌晨3点,用由扫帚柄和帘线构成的自制绞索勒死了起夜的6号,然后又杀了那只叫做布鲁诺的獒犬逃了出去。47以看望生病祖母为由搭上了顺风车来到布拉索夫,在他试图混入公共汽车站的时候,追踪而来的校长拉兹洛找到了他。拉兹洛带47享用了热可可和华夫饼的早餐,赞扬了这次稚嫩的暗杀行动后警告他,6号虽然不会是他最后一个受害者,但此后的杀戮必须在受允许的情况下进行。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章节八[4]


1978年,对第四系列克隆人的观察进入尾声,少数的几个克隆体的表现极为卓越,47更是其中佼佼者。但47却并不是乐于遵从研究所规定的人,尽管他十分安静,人事部却从他身上多次搜出了自制武器。

青年

从童年开始定期的体检与频繁的注射令47与医护人员的关系相当消极。到了1984年的一次血液样本测试时,47用藏匿的针头袭击了为他检查的医生致其昏迷,为此奥特迈耶不得不再次增加了护送的警卫人员。

1987年左右47的射击技能已趋近完美,而且逐渐不满足于日常的训练。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克隆人们会接触社交网络,但47确实在射击场上玩出了新的花样——他在训练用的枪靶上射出一个个表情符。不过,这种百无聊赖中寻找的乐趣并不代表47就安于现状。在同年的一次演习中,47令一名武术教官丧失了行动能力。

Comic-birthofthehitman A17.jpg

1989年,47对于研究所的憎恨已经到了一个顶点。在6号的策划下,两人奔走多月后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起义活动。只可惜这次反抗以失败告终,身受重伤的47掩护了6号逃离。这次巨变之后,尽管奥特迈耶并不情愿,但还是在神意密会的授意下对余下的克隆人进行了情感消除的实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证明,这是个再愚蠢不过的选择。

1993年,奥特迈耶认为47的训练已彻底完成。[5]

1996年,情感消除实验的六年后,受试者的不良反应已逐渐出现,因情感中枢受损导致的生存动机的缺失,令他们成为了一具具行尸走肉。唯一保持了理智的47成为了一个更加冷静高效的刺客,但他对任务的偏执渴求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思维方式也发生了巨变。他杀死了那些生理机能严重丧失的兄弟们,认为这才能让他们得到解脱与自由。

到了1998年,47杀死了最后的兄弟81号,至此,克隆实验体死伤殆尽。对于奥特迈耶实验的惨败,神意密会强硬地向他索要47。奥特迈耶被迫答应了这个要求,将47交给了神意密会,却不想后者背信弃义终止了合作。处于不甘与对自己性命的忧心,奥特迈耶对47进行了二次洗脑,并指挥着他逃离了神意密会的控制。为了应对神意密会的诘问,奥特迈耶透露了自己关于48号的计划。

到1999年,这是47经历的一段空白期。与此同时,48号克隆体的研究紧锣密鼓的进行中,但中途发生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教授与另外四个DNA提供者发生了矛盾,他们之间的通信火药味越来越大。鲍里斯和弗朗茨希望分享成果,李洪催促他尽快提供48号,巴勃罗则威胁他必须在一年之内提供48号或者47,这给了不胜其扰的教授以灵感。

在1999年教授给巴勃罗回了一封信,表示会将47送到他身边为他展示“才华”。

游戏出场

杀手:代号47

   我给了你人生最好的开端——完美的基因!你是一颗完美的钻石,但在成为完成品之前,你仍需被细细打磨!   

—— 奥特迈耶

逃离精神病院

1999年,记忆出现缺失的47在罗马尼亚精神病院的一个房间里醒来,唤醒他的神秘声音——也就是奥特迈耶博士指引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训练。之后,在奥特迈耶的监视下,47逃离了精神病院。

  剧情跳转至《杀手™》的序章剧情 加入ICA


连环暗杀

一年后,加入了ICA的47所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暗杀香港红龙三合会的首领李洪。因洪的势力过于庞大,这个阶段性的任务延续了数月直到其在香港的影响力被削弱,47才顺利混入王福饭店除掉了李洪,完成了这个漫长艰巨的任务。

第二个目标是哥伦比亚毒枭巴勃罗·奥乔亚,47被送到考卡山谷的丛林去寻找巴勃罗的营地。靠着对U'wa部落协助,47通过密道前往营地,而巴勃罗已等候多时了。毒枭的言语中表现出对47的熟悉,这不得不令人怀疑。

接下来又是两个难度极高的任务,暗杀奥地利恐怖分子弗朗茨·富克斯与军火商阿尔卡季·叶戈罗夫。在这些任务中,47发现了目标相互间的通信。这四个暗杀目标不仅彼此熟识,也都曾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且所有的信件都包含了同一个重要角色——“教授”。这件事引起了ICA的高度怀疑。

经过一番调查后,ICA确信47所接到的四宗暗杀契约皆是来自同一个客户。而这个客户又利用其影响力下了最后一份契约,指明要47去罗马尼亚暗杀一个名为厄登·科瓦奇的医生。ICA接受了这个契约并将实情透露给47。

陷阱与真相

不知这是陷阱的47化名托拜厄斯·里佩尔预约了科瓦奇医生的治疗,在登记进入医院后他的到来立刻被门卫汇报给“教授”。得知47进入陷阱,奥特迈耶通知当地SWAT有入侵闯入,但47与科瓦奇医生见面后就想起了一些早年的经历,在与史密斯接触后了解了更多的身世信息与实验室的真相。在特工的帮助下他通过了地下基地的密道。

对峙父亲

到了正面对峙的时刻,奥特迈耶派出了大量的48号阻拦47,但48号克隆体虽然容易控制,智能却有缺陷并不足以抗衡47。47将他们一一击杀,然后拖着其中一具尸体通过条形码扫描仪进入教授的私人实验室。而教授竟将47当做了48欣喜地迎接,直到被一发子弹射中胸膛才明白最后的胜者其实是47。懊恼的野心家不甘心地挣扎着,但已经没有机会了,47扭断了他的脖子。

在除掉奥特迈耶后,47避开SWAT的追捕从精神病院撤离。他从罗马尼亚离开后隐踪匿迹,ICA也失去了他的音讯。

杀手2:沉默刺客

   我不会从宫川诺带走任何东西,除了这个教训:依靠本能,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   

—— 47

营救神父

自罗马尼亚那个血腥的雨夜之后,对自身存在的迷茫使47放弃了刺客身份,隐居在西西里的一所教堂做起了园丁。他试图从宗教中获得救赎,然而平静的隐居生活被麻烦制造者们打破了。其中一个DNA提供者鲍里斯的弟弟,谢尔盖·扎沃罗特科从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口中得知了47的所在,打算利用他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于是,谢尔盖指使人绑架了47的导师埃米利奥·维托里奥神父向他索要赎金。而如今的47根本付不起赎金——他在退隐时已将财富尽数捐给教会。为了赚取赎金并探知神父的下落,47重新接线了ICA,同意以工作换取代理处的帮助。

47从代理处得知绑架神父的人是意大利的一个黑手党朱塞佩·朱利亚尼,神父目前被拘禁在波格赛别墅的地下室中。但事情并未向好的方向发展,当47前往波格赛别墅时神父已被转移,ICA也在机场跟丢了踪迹。这次营救可以说是失败了,尽管如此,代理处仍然坚持认为交易已完成,要求47履行诺言完成一份暗杀契约。

重返ICA

这份契约需要在不伤害其他与会人员的前提下除掉一个不知名的俄罗斯陆军上将,他现在正在圣彼得堡参与密会。47顺利完成了任务,但这个任务的客户却认为这次暗杀令其他与会人员纷纷展开调查,对自己产生了威胁,因此ICA又接下了他的一连串契约。这些契约交由47执行,直到将除了谢尔盖以外的其他几个与会将军一一格杀,客户才罢休。

2002年左右,47为各种暗杀契约辗转奔波于俄罗斯、日本、马来西亚、阿富汗和印度,但却始终没有神父的消息。最终,他不得不放弃寻找,相信维托里奥已死。

戴安娜:每个人都对此印象深刻,并一直在努力寻找关于维托里奥的信息——只是,迄今都未被幸运眷顾。但关于你的回归的传言正在蔓延,我们的客户非常需要你的技艺。

47:所以……依然没有维托里奥的下落?

戴安娜:嗯……基本上还没有消息。有一些传言表明他在东欧。

47:这不够好,不要试图蒙蔽我。他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戴安娜:这在统计学上是非常有可能的……

47:既然如此,取消我追踪消息所用的资金。将我的酬金存在我常用的帐户中——并提高了50%。条款不可协商。

戴安娜:47,你明白吗——坚持这样的条件,你极有可能从现在开始就被派往更危险的任务。其中一些将会是定期的自杀性任务!

47:我能应付——你只用给我安排好下一个任务。


阴谋乍现

当完成刺杀印度异教领袖迪瓦纳·吉的自杀性任务后,ICA查明了谢尔盖的身份了解了他的一系列计划。原来,一切都不过是又一场骗局——谢尔盖决定出售核武器,为此他下契约杀掉了所有曾经的合作伙伴。

为了获得与联合国的潜在友谊,ICA研究后决定除掉谢尔盖这个隐患,遂令47重返圣彼得堡暗杀谢尔盖。谢尔盖也认为47是个隐患,这正是他为了猎杀47而撇下的陷阱。他早有准备,伪造了现场并派遣曾在47撤离医院岛时伏击他的神秘刺客埋伏在楼上试图狙杀47。但47没有中伏,他找出了埋伏在楼上的神秘刺客——那个人正是47的又一个克隆人兄弟,从奥特迈耶实验室中躲过死劫的17号

杀死17号后,47拿走耳麦与另一边的谢尔盖谈判后得知维托里奥在他的手上。

再临宫川诺

最终,这场闹剧在一切开始的地方终结。47清理了谢尔盖所有的保镖,开枪杀死了挟持神父躲在告解室的谢尔盖。

在离开前,获救的神父将一个十字架交给47,要他发誓从今以后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行。47向他发誓,却把十字架挂在了宫川诺圣所的大门上。47已经清楚他无法再从这里获得内心的宁静,而既然无论如何都无法从罪恶中脱身,那么从今以后就只需去追寻属于自己的正义。

杀手:契约

   他知道我……他甚至认出了我,与我目光相对……仿佛我的到来在他预料之中——这不可能……   

—— 47

遭受伏击

47回到ICA后,继续往返于世界各地进行暗杀任务。在一次巴黎的刺杀任务时47不慎中伏,腹部中了一枪,他不得不逃到了一个破旧的酒店以寻求ICA医生的救治。在确认屋中暂时安全后他体力不支倒在了306房间的门口,意识逐渐模糊,陷入重重幻觉之中。

重重幻象

最初的幻觉是来自2000年罗马尼亚精神病院的回忆,他杀死了一个倒在地上的48号克隆体后踏进奥特迈耶博士的实验室大门,向博士当胸射了一枪。在炫目的白色房间中,他走向垂死挣扎的博士扭断了他的脖子。路上遍布着48号的尸体和惶恐乱跑的精神病人,47还要面临着SWAT的围剿,但他顺利逃脱了。在这段记忆结束后,他浑浑噩噩地醒了过来。捡起遗落在身边的枪,他走向盥洗室的洗手池,试图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一点。失修的灯闪烁不定,47看着镜中的自己蓦地感觉手中抓起了一只铁钩,他想起自己曾在一个运输肉类的冷藏货车威胁并击晕一个屠夫,然后进入了“肉王”的BDSM派对执行暗杀任务。他的任务是救出一个被绑架的女孩,除掉两个始作俑者,包括绑架案策划人和为他脱罪的律师,但任务却并不顺利。47杀死了两个目标,但那个可怜的女孩已经惨死在屠宰场里,47只能带回她的一部分——一只被砍掉的手臂,来证明自己找到了她。

当47从这段阴森的记忆中脱身而出,却发现自己倚在盥洗室的门口,方才只是一次闪回。他勉强睁开双眼观察四周的情况,在门的被推开的瞬间他错以为自己看到一名俄罗斯士兵破门而入。冰冷,风的呼啸声,以及一个难以分辨的人声令47回忆起在勘察加半岛一个旧潜艇供给站,他除掉法比安·富克斯伪装成他的样子骗过了比亚霍夫,在独处时将他杀死并引爆了武器工厂。所幸,推门而来的并不是一个士兵,而是ICA的医生。医生查看了47的情况后,将他拖到简单充当手术台的桌子上,准备为他进行手术。医生撕开他的衬衫,用酒浇淋腹部的伤口来消毒。水流动的声响勾起了47对贝尔丁福德庄园任务的回忆。那时,他乘着筏子前往临水而建的贝尔丁福德庄园,营救被绑架的贾尔斯,然后除掉贝尔丁福德父子。

突出重围

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医生甚至没有条件为47进行麻醉就取出了子弹,正当他要缝合伤口时警笛声却响起。医生惊慌失措地看向窗口,楼下数辆警车呼啸而过,追兵已经赶来。他来不及继续救治便匆忙逃离,只在离去前给47打了一针肾上腺素。47又经历了两段在鹿特丹晦涩的记忆后,肾上腺素的效力终于让他渐渐清醒起来,他起身为自己简单地包扎并换上了新的西装,与此同时,SWAT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即使找回了神智,混乱的记忆依然让47困扰,他回想起了在博士授意下对弗朗茨和李洪的暗杀行动,但这并没有让他困在记忆中。在SWAT冲上楼层之前47就调整了状态,之后杀死了那个不知从何处获知自己身份的警督——阿尔贝·富尼耶,完成了他在巴黎的所有使命。47悄无声息地遁出警戒圈,从戴高乐机场乘上了飞机。

在凌晨的飞机上,他与戴安娜接头。戴安娜向他透露了巴黎的情报,指出一个神秘的组织在与ICA作对,并为他准备了新的契约。

杀手:血钱

   他的杀戮是为了钱。就这么简单......与怪诞。是时候让他自食恶果了。   

—— 亚历山大
  • 游戏的大部分内容是通过闪回,顺序进行。

世纪性发现

2005年深秋,就近期的副总统被刺事件,第1版报纸的记者瑞克·亨德森采访了前中央情报局局长亚历山大·利兰·凯恩。亚历山大的真实目的是与记者谈论47,于是在会面中他并不直接谈论副总统之事,而是表明将透露一个“世纪性的发现”。

2004年2月,47在智利暗杀德尔加多父子的行动引起了亚历山大的注意。

同年3月,47前往巴黎歌剧院执行对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阿尔瓦罗·达尔瓦德和美国驻梵蒂冈大使理查德·德拉亨特的暗杀行动,但在撤离的途中被早有准备的巴黎警督阿尔贝·富尼耶伏击。从亚历山大的话语可以证明,伏击47的国际特遣部队是由他们所派出的,但未能成功猎杀47。

  剧情跳转至《杀手:契约》的 主线剧情


ICA遇挫

从巴黎脱身后,47坐飞机前往美国。同年三月末,戴安娜秘密会见47告诉他ICA已被不知名的敌人渗透,为了查明内奸的身份需要营救一个困在松果康复中心的CIA特工。虽然47成功救出史密斯,ICA从他口中获知了内奸的身份并及时铲除,但敌人并没有因此消亡。47也在这一年中一直留在美国执行各种暗杀任务,这些任务几乎无不与美国当时云谲波诡的政坛变化密切相关。

亚历山大提到了47在新奥尔良狂欢节上的暗杀,那时他被指派前去破坏不明势力针对美国内务部长吉米·奇利的暗杀计划,从三个刺客手中保护他平安度过狂欢节,但亚历山大歪曲了这个意图,表示这是47在执行对内务部长的暗杀,那些刺客正是47的同伴,尤其是其中的白化病刺客马克·普拉耶二世,与47同为克隆人刺客。

猎杀47

在2005年左右的任务中,ICA一直受到不明组织的阻挠,在密西西比州,亚历山大再次组织了对47的猎杀行动,但依然未能成功。戴安娜反复提醒47有神秘的组织近期不断攻击ICA,多位外勤人员失踪遇害,但47对ICA的命运漠不关心。

到了2005年8月15日,事情终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戴安娜将最后一份暗杀契约交给47,遗憾地向他宣布ICA之后将结束营业,他们是仅存的两人。在任务中,47再次遭到了两名刺客的追杀,但他很快就解决了他们顺利撤离。

总统刺客

在路上,藏在撤离车辆里的史密斯忽然发声,47立刻把这个不速之客拖下了车责问他的来意。特工告诉47总统将被暗杀,一名刺客已经部署在了白宫之中。他提出以高额的钻石为酬金恳请47接下暗杀副总统丹尼尔·莫里斯和总统刺客的任务,47答应了,并在2005年9月成功执行了暗杀行动,除掉了副总统和特权机构的刺客马克·帕尔舍齐三世,挫败了神秘组织的阴谋。这个高调的暗杀行动,获得了大量的媒体关注。

计划之外

戴安娜在销声匿迹的一段时间后,忽然拜访47的藏身处,告诉他特权机构已将他包围,声称47不可能单打独斗胜过特权组织这样的庞然大物。然后在47查看她所谓的计划时,趁他不备将假死药注入致其假死。

死而复生

在亚历山大为47仓促准备的葬礼中,戴安娜将一对银色舞者放在47身边,用藏在口红中的解药解除了假死药的毒效,然后转身离开并为墓园大门落锁。醒来的47大开杀戒,将墓园中包括亚历山大在内的所有特权机构人员,包括无辜者屠戮殆尽后离开了。

一段时间后,戴安娜与ICA的高层,一位被她称为“陛下”的人联络,声称ICA的运营已完全恢复。当被问及47下落时,她表示了不知情。

在故事的结尾,47在一个类似香港的地方似乎是要谈生意,很可能是脱离了ICA后的营生。但数年后他又回到了ICA效力,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从未交代过。

杀手:赦免

  剧情跳转至小说《杀手:诅咒》的剧情 杀手:诅咒剧情


杀手™

邀约

  前情来自《特工47:杀手起源》的 第六话剧情


1999年末,Bricolage科技的创始人富兰克林·马尔尚明面上是一个卫星技术生产商,但他还有一份在阿富汗制造化学武器的副业,他的一个秘密工厂发生了泄漏事故,造成至少500人死亡。他准备在巴黎协和广场公开亮相,宣布为阿富汗贫困人口提供救济基金。他的每一个敌人都想要把握住这个这个少见的露面机会,然后除掉他。

ICA和47都接到了除掉马尔尚的契约,但47的客户要求让马尔尚在一次明显的意外事故中死亡,并告诉他,必须要让他因意外死亡,“如果马尔尚以别的方式死去,他将会成为烈士。”为此,47迅速击杀了自己的竞争对手——ICA外勤特工四人团队,然后用枪指着一名出租车司机,命令他用车去撞马尔尚。

47的行动令ICA损失了整整四名外勤特工,而且效率之高令人不寒而栗,戴安娜为了弥补过失前去与其接触。在发现47是“一张白纸”的高效刺客后,戴安娜尝试将其吸纳入ICA。她劝服了47接受邀请,但是索德斯认为后者有待观察。因而47来到ICA训练基地接受ICA外勤特工的测试。

加入ICA

在测试中,47的出色表现引起了索德斯的忧虑。他认为47道德感缺失,对于夺人性命一事过于淡漠,不适合被吸纳入ICA。而且他也发现47受到过极度专业的训练,又兼来历不明,对ICA可能是一个威胁,所以希望直接动手除掉他,但这被戴安娜劝阻了,她坚持认为47将会成为ICA最宝贵的资产,要求进行最终测试。

这次测试是复刻索德斯1979年的一次暗杀行动,而且难度被大幅提升了,索德斯想以此测试直接将47除名,但戴安娜参与其中“变动了规则”,打乱了他的计划,47顺利完成任务并加入了ICA。2000年,47成为了ICA的全职代理人,而戴安娜作为他的处理者执行任务。

  剧情跳转至《杀手:代号47》的 主线剧情


20年后

2019年,一直通过秘密竞价兜售全球机密情报机构伊阿古计划在中东拍卖关于军情六处特工的最高机密信息,这个消息在卢卡斯·格雷的操纵下被MI6知晓,后者即刻雇佣ICA解除隐患。因而次日,47就被指派前往巴黎时装秀,消灭伊阿古的两个头目——维克托·诺维科夫达莉亚·马戈利斯

暗流涌动

巴黎暗杀行动成功后,ICA又为47分派了一个苍穹公司某私人股东下达的契约,要求他前往萨比恩扎,销毁病毒原型,并除掉研发DNA病毒的西尔维奥·卡鲁索与其助手,同为苍穹公司员工的弗朗西斯卡·德·桑蒂斯。任务像往常一样进行得十分顺利,此次暗杀任务成功的一周之后,卢卡斯在约翰内斯堡追踪了一名神意密会的“信使”,索要到“钥匙”之后除掉了他。

其后,47又接受合约暗杀造成摩洛哥局势动荡的克劳斯·雨果·斯特兰伯格雷扎·扎丹两人。但这个合约并不那么单纯,雷扎作为神意密会的马前卒,企图利用克劳斯的逃亡引发动乱,从而一举上位成为实际掌权者,47的刺杀行动直接破坏了这一计划。

控制摩洛哥的计划破灭,秘密仓库被洗劫后,神意密会终于意识到有人在暗地中针对他们,现任“永恒常量”亚瑟·爱德华兹警告另一个“钥匙”拥有者法宁先生要开始着手防御,因为神意密会的存在已被曝光。

影子客户

马拉喀什的任务之后,47接受了海默尔家族的委托前往曼谷刺杀与女友汉娜·海默尔发生争执,将她推下楼致其死亡却脱罪的乔丹·克罗斯和其辩护律师肯·摩根。而这次行动的背后策划者依然是卢卡斯·格雷,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引出乔丹的父亲——一个神意密会成员,隐居的亿万富翁媒体大亨托马斯·克罗斯。他率领民兵组织的成员,在乔丹的葬礼上绑架了出席儿子葬礼的托马斯,并将他银行账户洗劫一空。

绑架事件后,ICA觉察到了这些事件间彼此的联系。戴安娜警告47一个“影子客户”的存在,认为他正在通过向客户泄露信息间接地制定了每个契约。

杀手™2

神意密会的手术刀

回家

与卢卡斯合作

   够了。你有选择。但我很久之前就已做出了选择。我会完成一直以来的目标。   

—— 47 对 戴安娜 说

与卢卡斯接触后,47就毫不迟疑地站在他的一边对抗神意密会。为此他引线卢卡斯以及奥利维亚与戴安娜谈判,试图取得ICA的帮助。戴安娜虽然并不认同卢卡斯与其麾下民兵组织的所作所为,但最终还是选择参与斗争,向神意密会的接头人发出了“罗马尼亚位置遗弃,卢卡斯·格雷位置未知。”

之后,在他们的操纵下,神意密会将矛头指向了首任“永恒常量”——杰纳斯,伪造出卢卡斯·格雷只是其傀儡的假象。

“永恒常量”

小说出场

杀手:内部敌人

大约是2003年左右,ICA面临着对手组织Puissance Treize的挑战,47需要除掉ICA的背叛者。

杀手:诅咒

2011年9月,47在尼泊尔执行ICA的任务,他将要以一场意外刺杀Nam Vo,但一直与他保持联络的处理者出了意外。戴安娜营救维多利亚并销毁ICA重要记录的事情不出她所料还是暴露了,她不得不放弃了正在执行任务的47,以尽快逃离ICA的追捕。失去协助险些丧命的47对其中的隐情一无所知,因而单方面切断了与ICA的联系。

✧ 《杀手:诅咒》小说情节 (点击展开)
 

(待补充) (自己去看吧)

以特拉维斯为代表的ICA找到并重新雇用了47,将刺杀戴安娜的契约交给了他。47接受了这个契约,因为他也有问题想要询问戴安娜。

  剧情跳转至游戏《杀手:赦免》的剧情 杀手:赦免剧情


外貌

Agent-47.png
待补充
待补充
Agent 47 Contracts.png
47 silent assassin art.jpg
待补充
 ☸ 参见 47的 画廊


47有一个非常符号化的形象,他异常显眼的光头、脑后的条形码和标志性的西装都是辨识度极高的特点。他是个典型的高加索男性:肤色苍白、身材高大、体格健硕,从面部清晰而立体的骨骼结构上看也确实如此——他有着突出的眉骨、深陷的眼窝以及高颧骨。在游戏建模精细度提升后他的外貌有了更多的新细节,例如皱纹,紧抿的薄嘴唇以及总是隐藏在眉弓阴影下的蓝眸——这大概是这张冷峻的面容中最冷酷却也是最富有情感的部分了。与杀手的低调原则相悖的,从NPC的描述和反馈上看,在不少人眼中他其实是个浑身散发费洛蒙的人,证据就是他总会得到各种搭讪。

   朋友,你的长相很独特。你的祖国应该是在东欧吧?不止如此。不同的文化优雅地融于你一身……你简直就像艺术家作品中的完人。   

—— 杰纳斯

他来自五种不同种族的混血,但却与几个DNA提供者都只有极少量的相似之处。或许这个说法也并不全对,因为从官方指南里李洪的前一个设定看,除了头发和瞳色他和47有着几乎完全一样的脸部建模。不过弗朗茨倒是认为47高挺的鼻梁遗传自他,“他的鼻子非常像我,真是个英俊的恶魔!”这个观点是否客观尚存疑。

 ❖ 参阅词条 西装


47在任务时却总会打扮地非常正式,除了黑色的皮手套证明他仍然是个残酷的杀手,其他的穿着却无不显得文雅绅士:剪裁贴身与选材考究的黑西装,一尘不染的白衬衫,甚至还会佩戴领带夹固定那条红领带以避免失仪。这种老式刻板的打扮在新作中被更多款式的西装取代了。

人物关系

能力与性格

能力与专长

  • 基因强化

47是一个处于巅峰状态的克隆人,而且似乎将长久地保持在这个状态。他的面容比起二十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游戏中的NPC对他的描述是在35岁左右,根据伽马医院的体检结果他的身体素质甚至仅仅是二十出头,像是一个“移动的干细胞”。基因的强化给了他能力上的增益,包括体能、感官、思维能力的强化。在《杀手™》的序章中,索德斯表示他的测试数据远远超过常人。

  • 47的雪地越野跑的成绩是36分39秒内跑完10公里(6.2英里),而且在数秒内调整好了状态。
  • 能够无需防护在管道和屋檐攀岩,并轻松地进行阳台跳跃。
  • 他曾经在受到枪伤后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清醒和行动力,并在接受简单救治的几小时后就行动自如。
  • 有着敏锐的感知力,他总是能洞察附近人的行动,这似乎不仅来自后天训练还有基因的增益。
  • 47的记忆力超群,心思缜密。因而很擅长从细枝末节处获取有效的情报,并充分利用。


  • 枪械专家

他被训练成为一个熟练的枪手,因为体能超出常人,几乎可以无视大威力火器带来的反冲力,轻松使用狙击枪和重型机枪。虽然是个右撇子,但他左右手均衡,没有短板,因而能很熟练地双持火器。

  • 格斗大师

无论对抗持械还是空手的敌人都毫不费力,作为一个残酷有效的战斗实用主义者,他知道如何才能尽快地打击对手,几乎所有物品都能成为他趁手的武器。

  • 化学与医学

他精通人体解剖,这些知识除了会在战斗中给予他帮助,还为他带来了简单有效的拷问和刑讯手段。他也通晓必要的药理知识——当然,绝大多数是如何致人死亡的。

  • 语言通

鉴于遍及世界的暗杀行动,精通多国语言是必须的技能,他所擅长的包括但不仅限于英语、俄语、罗马尼亚语和意大利语,而且基于他极强的学习能力这份名单还可以更长。不过,他承认自己不擅长中文。

  • 全能驾驶员

47是个非常熟练而且全面的驾驶员,除了常见的小型汽车,他还曾驾驶着公共汽车和大型卡车撤离。不仅仅是驾驶车辆,直升机、私人飞机和快艇船舶也是常见的选择。

  • 伪装大师

47擅长伪装,了解如何才能融入人群不引起怀疑。为此他储备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技能,以便自己能轻而易举地胜任调酒师、瑜伽教练、音乐家之类的副职。在小说的描述里,相比于游戏中直截了当的换装,47还有一些更复杂的伪装准备。

社交与生活

  • 外交辞令

47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以礼貌乏味的外交辞令与人交涉,哪怕是面对穷凶极恶的人。他不完全沉默寡言,但惜字如金,会尽可能选择最为精准和有效率的对话。同时,如奥特迈耶所提到的,47似乎还很喜欢玩一些文字游戏,经常用一些巧妙而充满讽刺意味的双关语。在伪装的状态下他会选择合适的对话内容和口吻,让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 朋友

“名字属于朋友,而我并不需要。”尽管如此,47依然承认自己有像是维托里奥神父、戴安娜、汤米之类的朋友——当然,他并不会承认史密斯也是个朋友。

  • 享乐主义

尽管看上去是个不在意个人欲望的人,但实际上47十分乐于享受金钱带来的舒适生活,包括精致的饮食和昂贵的服饰,这也是他除了挑战困难任务之外仅有的乐趣了。他还有一些更明确的喜好例如养一只金丝雀,甚至会盯着它出神。

  • 金钱观

47很在意任务的酬金多少,但毫不在意金钱,这听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其实则不然。客户给予酬金的多少可以用来衡量一个刺客的技艺高低,这是47最关注的方面。至于积累的财富,除去武器和一些奢侈享受的挥霍,他几乎都捐给教会以及作为慈善。

信仰与性格

  • 天主教信仰

47曾有过明确的信仰倾向。他在西西里跟随着维托里奥神父成为一个天主教徒,只是在离开宫川诺后他就放弃了宗教信仰。但这不代表47就与宗教毫无关联,他也从未间断过捐助,在安置摩洛哥营救的孤儿们和维多利亚时,也倾向于将他们安置在与天主教有关的场所,例如黑檀木教会孤儿院和维托里奥神父的身边。不过他并不是个虔诚的教徒,毫不在意将宗教人士作为暗杀目标。

  • 道德感

47是一个道德缺失的角色,尽管他的刺杀目标大多是穷凶极恶的暴徒或社会渣滓,这既不证明ICA是个惩奸除恶的组织,也不意味着47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从小作为致命武器培养致使47漠视生命,如他回答戴安娜问题时所说的杀戮不过是”混乱,随机的“。虽不是嗜杀,但杀戮对他而言毫无任何心理压力,任务中避免无辜伤亡只是一种技艺的证明,必要时他可以杀死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尽管如此,数不尽的杀戮和黑暗血腥的过往还是对他产生了极为负面的影响。在他重伤意识模糊的时候那些关于暗杀任务的记忆无不是抑郁晦涩,都伴随着黑夜或阴霾的天气。

道德意识淡薄却不代表47是个反社会者。他并不缺乏良知,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对弱者尤其是孩子抱有一定的同情心和亲近感,这可能是源于他不幸的童年。

  • 自负

47是个有荣誉感的刺客,也是个傲慢十足的刺客,因为对自身技能的信心他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执行普通的任务“。多年的搭档戴安娜显然十分了解他——”我知道你有多么热爱挑战“。但另一个说辞是47告诉马克·帕尔舍齐三世的话——“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我可以做任何事。”这两点可能并不矛盾,因为普通的任务必然不会给47带来足够的酬劳。

潜在心理

  • 恐惧症

他在童年时曾对注射器针头有恐惧症,但这种恐惧心理在不久之后就被克服了,他曾经用收集的针头袭击了为他做血液采样的医生,在成为一个全职杀手之后更是将注射器作为贯用的刺杀手段,尽管这依然是一段他所厌恶的经历。

  • 情感

奥特迈耶希望他是一个”没有感伤的情绪,没有古怪的特质“的所谓的完美人类——但显然他的理念无法完成了,尽管47选择了杀手,却并没有真的成为一个毫无感情,没有情绪波动的杀人机器,尽管只有屈指可数的人得到过他的善意。

  • 自由观

奥特迈耶所烦恼的服从问题来源于47作为人类对自由本能的渴望,他比起一般的克隆人对教授的管制抗拒更甚。

  • 性倾向

虽没有明确指出,但所有证据皆是证明他缺乏性欲,不具有性倾向。他对每一次出现的性诱惑都无动于衷,这可能是因为已掌握无性生殖技术的奥特迈耶认为性欲是没有必要,不利于有效的杀戮。但他显然了解也不反对利用常人的情感与性欲,例如给目标下催情药,伪装成目标的情人,或利用自身的性吸引力达成某些目的。

关于名字

代号

尽管有着多个化名,但47并没有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名字。他的创造者奥特迈耶博士在日志中将47的出场批次号640509-040147当做他的教名[6],然后简称他为“47”。这个名字伴随了47在奥特迈耶研究所的前半生,加入ICA后,47也沿用了这个不像名字的名字,他登录在册的名字是“Agent 47”。

“47”这个代号最有可能来源于他脑后条形码的后两位,很可能代表他被克隆的次序。

化名一览

假身份
化名 出现任务 使用
托拜厄斯·里佩尔

Tobias Rieper

暗杀李洪
陷阱 预约厄登·科瓦奇医生所用的化名。
搅局者 混入伊阿古拍卖会所用的化名。47与达利亚交谈时,自称是维克托的朋友。
27俱乐部 入住溪玛盘酒店所用的登记名。
内脏逆位 作为病患在伽玛医院所用的登记名。
伯德先生

Mr. Byrd

比亚霍夫的炸弹 与“尤里什卡”接应时所用的代号。
弗莱希·费舍尔

Flech Fisher

落幕 ICA将装了道具的外套寄存在歌剧院前台时所用的假名。
米斯特尔·朱利奥

Mister Julio

《血钱》密西西比任务过场动画
雅各布·莱特

Jacob Leiter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与新娘交谈时,捏造的假身份。47自称与她的父亲勒布朗先生认识。
克罗普医生

Doctor Cropes

纸牌屋
约翰逊先生

Mr. Johnson

《血钱》结尾动画
本·富兰克林

Ben Franklin

圣徒进攻 入住威基基旅馆所用的登记名。
梅茨格先生

Mr. Metzger

《内部敌人》第四章 入住华盛顿一家破旧的汽车旅馆所用的登记名。
塔齐奥·斯卡帕雷利

Tazio Scaparelli

《内部敌人》第十八章 一个假身份。
代替他人身份的伪装
身份 出现任务 使用
辛克莱大人

Lord Sinclair

汉内洛蕾之死 伪装属于辛克莱大人,一个正在医院接受由汉内洛蕾主刀的肾脏移植手术的病人。
法比安·富克斯

Fabian Fuchs

比亚霍夫的炸弹 伪装属于法比安·富克斯,暗杀目标之一。
亨德里克·施穆茨

Hendrik Schmutz

纸牌屋 伪装属于亨德里克·施穆茨,暗杀目标之一。
梅尔·约翰逊

Mel Johnson

《内部敌人》第二章 伪装属于梅尔·约翰逊。
彼得·萨莫

Peter Samo

《内部敌人》第十章 伪装属于彼得·萨莫,一个英国民间歌手。
瓦利德·阿巴达提

Waleed Abadati

《内部敌人》第十二章 伪装属于瓦利德·阿巴达提,一个阿里·本·艾哈迈德·本·萨利赫·富拉尼的低级守卫人员。
弗朗索瓦·杰勒德

Francois Gerrard

伪装属于弗朗索瓦·杰勒德,

条形码

47脑后标志性的条形码来自他出生的地方——奥特迈耶博士的实验室。在他出生时,根据实验室标准流程,他被赋予编号640509-040147,以数字的形式纹在他脑后[6]。到了1975年1月12日,实验室普遍配备了代码识别器,遂又在数字编码之上补充了条形码用于识别身份[7]

  • 虽有详细的记录证明47的纹身是数字编号与条形码兼有,但在游戏中却并非如此。有数字的条形码仅出现于《杀手:代号47》、《杀手:契约》的渲染图以及《杀手:赦免》。

关于47脑后的条形码编号:“64-05-09”(YY-DD-MM格式)表示他的出生日期1964年9月5日,“04”表示教授的克隆作品系列IV[1],而后半的释义并没有正面表示。流传较广的说法认为:“01”表明他是这个系列中的第一个克隆体,“47”是他被克隆的顺序。

但关于“01”在游戏中可能另有解释。按照亚历山大的说法[8],47这类克隆人被归类为除教授之外无人曾成功制造的“Class I”,所以“01”也可能指的是一类克隆人,47则是他在当前批次的克隆次序。

鸢尾花纹章

 ❖ 参阅词条 鸢尾花纹章


47常用的个人标识是一种鸢尾花纹章,官方将之命名为“Fleur-de-lis”。在前四代的游戏,鸢尾花纹章一直是游戏logo和标题的一部分。在游戏中,纹章出现于银色舞者的枪身,还常见于47的领带夹上。

这个标识最早见于奥特迈耶的实验室标志,很可能是法国外籍军团标识的变体。不知何故,47在之后的游戏将之作为自己的标识。

标志性武器

纤维线

 ❖ 参阅词条 纤维线


纤维线(Fiber Wire)作为47的标志性武器出现于每一代游戏,是一种有效的近战暗杀武器。因为纤维线由非金属的材质制成,因而不会触发金属探测器,对于一些限制武器的关卡非常有用。

这是一件十分有浪漫主义气息的致命武器,有时会被暗喻为“琴弦”。纤维线起初被命名为钢琴线(Piano Wire),与之相关的挑战和称号为“琴师”(piano man)。

银色舞者双枪

 ❖ 参阅词条 银色舞者


这对镀铬的订制AMT Hardballer通常被称为银色舞者(Silverballers),出现于每一代游戏并作为一个标志性武器多次出现于游戏封面。47之所以珍爱这对双枪似乎是因为其由来与47的出身有关,但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证明这一点。47会在大开杀戒时持双枪,在精准杀人时只会选择其中之一。

《杀手™》中将默认手枪变更为一把ICA提供的黑色消音手枪,恐怕是制作组也发现这把手枪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有些过于高调了。

W2000狙击枪

 ❖ 参阅词条 W2000狙击枪


这是一种罕见的德国制狙击步枪,世界上仅有176架。这种狙击枪首次出现于《代号47》,在《血钱》中成为了可定制武器的其中之一。

语录

   神父我有罪......我曾做过一些可憎的事情……我杀过......很多人。不因他们邪恶也不出于仇恨,仅仅是为了钱。那么,为什么上帝还会宽恕我?

指引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吧,天父。我独行于无尽黑暗,颠沛坎坷。予我一线光明,我将欣然前往。赐我内心安宁,救我脱离仇敌……   


—— 《杀手:沉默刺客》开始,47在告解室的忏悔


   没错。但我从不执行普通的任务,此外,我还有信誉保障。   

—— 《杀手:沉默刺客》,47对戴安娜说


   记忆力不错。但不要叫我里佩尔,那不再是我的名字了。   

—— 《杀手:沉默刺客》的将军之死任务,47对雷玲说


   Staging his own assassination.Doublecrossing creep   

—— 《杀手:沉默刺客》的重返圣彼得堡任务,47自语


   你一直是我的朋友,但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在别处更能发挥作用。   

—— 《杀手:沉默刺客》的宫川诺救赎任务,47对维托里奥神父说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我要走的路与之背道而驰。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背叛我的人和那些从未辜负我信任的人。我不会从宫川诺带走任何东西,除了这个教训:依靠本能,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忘了过去吧。在这里我永远无法得到安宁。从今往后,我只会为自己寻求正义,选择不会背弃自己的真实。   

—— 《杀手:沉默刺客》尾声,47的自述


   这个房间……这枚子弹……一枚子弹可以夺取任何人的性命。于某时,于某地。终结一切。是的,我已别无选择。督察,关于我,你显然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允许这件事情发生,哪怕是以我的死亡为代价。   

—— 《杀手:契约》的猎人与猎物任务,47的自述


   人生就像一只蝴蝶:它有时停在这里,有时悄然离去,不可捉摸。   


   名字属于朋友,所以我并不需要。   

—— 《杀手:血钱》的一个公众人物之死任务,47对匪徒说


   随他们怎么做,我从不玩弄政治。现在给我一个好理由说服我不在你脑袋上开一枪。   

—— 《杀手:血钱》的与魔共舞任务后,47对史密斯说


   如果需要更多的信息,我会联系你。除此之外:别再和我联系。   

—— 《杀手:血钱》的修正案XXV任务前,47对史密斯说


   死亡是常伴左右的风险。   

—— 《杀手:血钱》的安魂曲任务前,47对戴安娜说


他人眼中的47

   我的孩子——我很了解你。你是个好人。我见过你照顾花园的样子。我也知道你为教会捐赠了很多钱。你的灵魂在正途……   

—— 维托里奥神父 对 47 说


   你以为他超越了人类?我告诉你,他才不算。他只是一种病毒,一场瘟疫。我们只能通过它留下的死亡通知书留意到它的存在。他的杀戮是为了钱。就这么简单......与怪诞。是时候让他自食恶果了。而我会将毒药灌下他的喉咙。   

—— 亚历山大·利兰·凯恩 对 瑞克 说


   你是一个准确高效的特工,我很乐意与你共事。希望命运仁慈待你。   

—— 戴安娜·伯恩伍德 对 47 说


   “47”这个名字只是死者唇边的低语。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将在何时呼唤你……直到事已迟矣。然后,他像一个幽灵杳然无踪。一个幻影,一个传奇。但若传说最终被揭露为事实又会怎样……最终,阴冷的死亡会将他瞄准吗?   

—— 亚历山大·利兰·凯恩


   你一直是最出色的。无人能及。你定义了艺术,而艺术也定义了你。你的一举一动已改变了世界。有权有势的人在你手中陨落。但同理,更多的人顺势而起。你知道你一直在塑造怎样的世界吗?ICA呢?你的处理者呢?我就活在那样的世界里。我感受到了代价。那也定义了我。   

—— 影子客户


   你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遇到过的一个人。那是我在罗马尼亚遇到的一个男孩……啊,那个孩子啊。他的那双眼睛我记得清清楚楚,眼神冰冷,桀骜不驯。也许是工程本身的缘故导致我不喜欢他,但我看着他时,感到的只有失望。大好资源就这样浪费了。   

—— 杰纳斯


轶事

  • 官方的各种资料都表现出47对兔子异乎寻常的喜爱,哪怕记忆一片空白也会在宠物店门口驻足。这可能来源于他不幸的童年中仅有的一些温暖。
    • 不过他并不是个动物保护者,杀死过不少猎犬或其他猛兽,射杀鸽子是系列游戏中常见的挑战项目。当然,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血钱》中,亲手掐死了自己所养的金丝雀。
  • 47的鞋码是255(相当于41码),如果你足够无聊去看他的各种鞋底就会发现。
    • 如果你足够变态就会注意到他的底裤是黑色的。

引用与注释

  1. 1.0 1.1 1964年9月5日,第四系列克隆体47被成功的从他的培养室取出。——教授的日志
  2. 我发现了47条染色体的真正力量,你认为那很容易吗?——兄弟相会任务中,奥特迈耶博士对47说
  3. 这段回忆在最新的杀手游戏中被证明是奥特迈耶伪造的,具体情节可参见杀手™2的过场动画与漫画《特工47:杀手起源
  4. 在摩洛哥一个以孤儿院为幌子,实则是招待恋童癖客户的表演场,47回忆起他曾与同一批克隆人兄弟们被迫加入残酷的斗争。
  5. 他很可能是决定以47为原型体,复制他的技能与战斗经验,批量生产48号。
  6. 6.0 6.1 1964年9月5日,他的编号640509-040147,已经遵守标准流程纹在了他的脑后。——教授的日志
  7. 1975年1月12日,用于自动识别的条形码被纹到了克隆体们脑后。——教授的日志
  8. 没有人曾成功地制造出一类克隆人,除了奥特迈耶博士。——亚历山大·利兰·凯恩
5.0
2人评价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0

厉害厉害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