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后确实发现了一些文件,足以证明是奥特迈耶博士创造了47先生。除了奥特迈耶博士,没有人曾成功地制造出一类克隆人。他还著书用文字记录下了一切。

—— 亚历山大·利兰·凯恩 对 瑞克 说


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
Otto Wolfgang Ort-Meyer
Ort-MeyerContracts.png
基本信息
称号 “教授”
“奥特迈耶博士”
“奥特迈耶教授”
性别
出生日期 1932年
死亡日期 2000年
武器 电击枪[1]
人物关系
隶属 五父亲
神意密会
亲缘关系 基因研究成果:
47
6号
17号
81号
48号克隆体
其他关系 助手:
厄登·科瓦奇
精神病院职员
合作者(前):
李洪
巴勃罗·贝利萨里奥·奥乔亚
弗朗茨·富克斯
阿尔卡季·叶戈罗夫
盟友 神意密会
罗马尼亚警方
备注
涉及任务 兄弟相会
逃离精神病院
出场作品 杀手:代号47
杀手:契约
杀手:血钱
杀手™2
配音 凯瑞·莎勒(杀手:代号47)
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杀手中文维基

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是476号17号81号48号们等克隆人的创造者,也是他们遗传学意义上的父亲之一。从1962年起,他在神意密会的支持下开展了长达三十余年的基因改造研究,在业内恶名昭彰,但研究的成果被无数势力垂涎。

奥特迈耶博士首次出场于系列首个任务训练,在游戏的过场中,他与另外四位DNA提供者围坐争论的画面多次出现,慢慢揭开了47的身世之谜。直到《杀手:代号47》故事的最后——兄弟相会,他成了47的刺杀目标。

早年经历

奥特迈耶博士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初,著名的德国科学家,着迷于遗传操纵理论。

在20世纪50年代左右,他加入了法国外籍军团并在越南一个单位服役。在那里,他结识了李洪巴勃罗·贝利萨里奥·奥乔亚弗朗茨·富克斯阿尔卡季·叶戈罗夫,并就开发强化人军队的问题达成了共识,五人结盟。

从法国外籍军团退役后,奥特迈耶在罗马尼亚的萨图马雷成立了一个精神病院来掩饰他的地下实验。与此同时,另外四个人也都提供了自己的DNA,并资助了奥特迈耶的研究。作为交换,奥特迈耶为他们提供了来自他们自己克隆体的器官,这显著延长了他们的寿命。但这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一支完全服从的完美强化人军队。

1962年,奥特迈耶得到了神意密会的支持,将罗马尼亚的布拉索夫的一个青少年劳教所改造作研究基地。

漫长的基因研究经历了不计其数的失败,但在1964年之前,没有基因缺陷的第四代克隆人就被制造出来了。这一批次的克隆人如常人一般逐渐成熟,在成长期间会频繁接种疫苗,接受长期跟踪体检。奥特迈耶还为他们准备了大量的有关于作战和相关知识的课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克隆人渐渐开始分出层次,包括47在内的一少部分克隆人是极为顶尖的存在。虽然技能令人满意,但克隆人作为独立的个体,服从方面的问题一直亟待解决,这令教授非常困扰。

1989年,47和6号两人发起了一次对抗实验室的革命,虽然行动以失败告终却还是给与了实验室以重创。尽管奥特迈耶并不情愿,但还是在神意密会的授意下对余下的克隆人进行了情感消除的实验,实验室的旧址也遭到遗弃,新址位于萨图马雷一家精神病院的地下。教授的研究受阻使得另外四个人越来越感到不满,他们频繁发信给教授,表述自己的不耐烦。四个人私下商议后共同要求分割果实,还下了交货的最后通牒。

1993年左右,奥特迈耶认为47的素质已臻完美,可以着手下一步计划了。他以47为模板,克隆大量的48号,但使他恼火的是,克隆人的服从性和智能无法兼顾。快速成熟的48号虽然可以足够听话,但却存在智能上的缺陷。

1998年,47杀死了最后的兄弟81号,至此,克隆实验体死伤殆尽。奥特迈耶早期的实验成果除了逃走的6号,就仅剩下47一人。失去了话语权的奥特迈耶被迫同意将47交给了神意密会,但奥特迈耶心有不甘而且不信任后者,所以对47进行了二次洗脑,将他的记忆完全洗空,指挥着他逃离了神意密会的控制。

奥特迈耶在此期间曾试图遥控着47刺杀首任“永恒常量”杰纳斯,但此次行动以失败告终,原因经过不明。

游戏出场

杀手:代号47

   醒醒!醒醒,我的朋友!新的一天即将到来,你还有事要做!   

—— 神秘人

奥特迈耶博士首次出场在系列首作《杀手:代号47》的首个任务——训练。在该任务中教授并没有显露真容,只是坐镇幕后指挥47的训练,并通过无处不在的闭路电视监视了47从精神病院逃离的全过程——他没有试图阻拦,因为47的逃离就在他的计划之中。

47进入ICA后,教授隐藏身份雇佣他杀掉了另外的四个DNA提供者,以达到独占果实的目的。这件事他做得很隐秘,ICA也没有发觉,直到第十个任务军火走私者的天堂,戴安娜告诉47,ICA情报部门无意间发现47的四个暗杀目标有着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曾在法国外籍军团服役[2]。因而,教授秘密客户的身份逐渐暴露,在陷阱任务前,ICA与他产生了一些摩擦。因为代理处原则问题,ICA拒绝再次接受教授的契约,但奥特迈耶博士似乎拥有着极强的实力,以致于ICA不得不屈服(这甚至可能意味着奥特迈耶与ICA有些渊源或根本就是董事会的一员)。最终ICA迫于教授给予的巨大压力[3],决定违背原则最后一次接受他的契约。

47化名托拜厄斯·里佩尔与厄登·科瓦奇医生见面,而那个接待员在他转身之后就将这件事汇报给了教授。奥特迈耶博士知道,47已经踏入了陷阱,便联系了DIR。与科瓦奇医生接触后47忽然想起他是曾为自己接种疫苗的一个医生[4],科瓦奇医生惊慌失措矢口否认自己参与了教授的克隆实验。在之后[5],47救了被教授困在精神病院的史密斯。特工告诉47这里的一切都与“教授”有关,他也调查了连47自己也不甚清楚的身世,直到这时47才回忆起了自己丢失的时间。原来这里正是他出身之地,他则是奥特迈耶制作的克隆人。47为他寻到解毒剂,在他的帮助下进入电梯之下的秘密克隆基地。

奥特迈耶马上就意识到47回来了,他在广播里咒骂着47的背叛,自豪于自己的成就,派遣了一大批48号克隆体阻拦47。这些克隆人的基因和技艺皆来自47,但完全忠诚于奥特迈耶博士。可能是因为成熟期极短,或者一些基因方面的微调,48号们虽然体能超群,但心智不全,最终被47一一击杀。47用尸体上的条码通过了代码识别器,进入奥特迈耶所在的实验室。前来迎接的教授浑然不知眼前的人就是47,他只以为通过了代码识别器的必定是他的新作品——48号中的一个。

   那个男孩令我失望透顶——但很高兴我还有你!   

—— 奥特迈耶博士

他欣喜地走向自己的作品,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作为一个创造者的喜爱。但47没有让他靠近,当机立断朝他的胸口开了一枪,教授这才意识到这个突破了重重防线的人是47。踏着那些更“完美”的兄弟们的血,47走向倒在血泊中的奥特迈耶,放下了手中的枪,俯身半跪在他身边。而垂死的奥特迈耶仍自挣扎着,但一切已成定局。最终,47扭断了父亲的脖子,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杀手:契约

白色房间中奥特迈耶的尸体

奥特迈耶博士简短地出现在《杀手:契约》的任务逃离精神病院中。任务前置的CG展现了47记忆,他在白色房间里杀死了48号和教授,然后躲过SWAT的追捕,从这里逃离。47必须取得车钥匙以便逃离,钥匙可以从教授的尸体上或者科瓦奇医生的办公室里取得。这辆车停驻在特警的警车附近,是一辆黑色轿车,外形类似一代的奥迪A6。

王福事件中,玩家可以在餐厅二楼李洪的办公桌上找到一张被命名为 “Ort-Meyer's Keycard” 的钥匙卡,可以打开克隆基地一个之前上锁的房间。房间内陈列着五个克隆器皿,逐一标识着五个父亲的名字,显然都是教授所制造的克隆体。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游戏的主标题界面,画面中47的脚边躺着一具尸体,如果调整伽马值或直接提取模型会清楚地看到这个人就是奥特迈耶博士。

杀手:血钱

亚历山大·利兰·凯恩在与瑞克·亨德森的交谈中,奥特迈耶博士的名字被多次提及。亚历山大表示,他们在得知奥特迈耶的克隆实验后他们便进行了紧急搜捕,但有人已提前将克隆实验室洗劫一空,还杀死了包括奥特迈耶在内的所有的工作人员。他所收集到的资料证明了47是奥特迈耶的克隆作品,还有一份录像带记录了47是如何扭断了奥特迈耶的脖子。

杀手:赦免

他的名字在死亡工厂任务的最后,沃伦·阿什福德博士的视频日志中被提及,他称维多利亚的基因实验实际上与奥特迈特的工作相当接近。由此可见,奥特迈特博士颇有些地下的恶名。

杀手™2

他出现在47的回忆之中,内容关于他带着47与当时还身为“永恒常量”杰纳斯交涉。

游戏内文本

教授的日志

克隆实验的幕后首脑,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博士从每一个克隆人“诞生”开始就不断地做记录。这些私人记事簿上的大部分笔记和日志随着精神病院突遭袭击被政府部门回收。

这里有一些关于47号克隆体的值得注意的内容,以下皆节选自奥特迈耶博士的私人日志[6]



1964年9月5日

第四系列克隆体47被成功的从他的培养室取出。初步的医学检查表明这是一个完美无疵的克隆体。他的编号640509-040147,已经遵守标准流程纹在了他的脑后。


1970年8月21日

47在初步学习中表现得非常好,有着极高的学习效率。在社交方面,他很安静,鲜少与人交流。但他非常善于观察周围的环境。最近他在照顾一只用作动物实验的兔子,工作人员允许他留着这只妄图逃离的生物。唯有这只兔子才令他流露出感情。


1971年12月13日

在一次例行检查中,47咬伤了其中一位为他做检查的医生。看起来他与人事部的员工相处融洽,但医务人员们依然忧心忡忡。我已命令警卫人员在今后医疗部的访问中全程跟随。


1972年4月10日

今天,所有第四系列的克隆体都将接种上各种疫苗。包括47在内的好几个克隆人都表现出对针头的焦虑和对医生的抵触情绪。人事部里最强壮的两个家伙不得不把他按住,强行为他注射。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会碰到这种麻烦。


1972年5月2日

今天,47被允许进入花园埋葬他最近几年一直照顾的那只兔子,而死去生灵的安息之地被他选择在最接近外围栅栏的地方。人事部的记录显示47为之落泪。这是从未被观察到过的。


1975年1月12日

用于自动识别的条形码被纹到了克隆体们脑后。扫描仪已经安装在实验室的重要位置,因而我们可以轻松追踪到这些男孩们的下落。


1978年2月8日

在观察期的最后阶段,少数几个克隆体的表现证明了他们是卓越的存在。47也位列其中。在班里他依然显得十分安静,但却是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在体能训练上,他给教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他在这般小小年纪,已经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神射手了。我被告知人事部已经多次从他那儿没收到弹弓或者类似的玩意儿。


1984年5月15日

一个医生在对47进行例行血液样本测试时受到了严重伤害。因为护送的警卫人员一时疏忽,我们发现医生已失去意识,手臂上还扎着几根针。事件发生后,47出人意料的平静,护送他回宿舍的过程中也没有闹出别的问题。审问时,警卫解释说,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他也无法阻止47。我们现在已经把47见医生时的陪同守卫数量翻了倍。


1987年11月16日

其中一个监督今天的射击练习的退伍军人,告诉我关于47技能的小事件。给出的目标似乎不够有挑战性,于是47开始在纸靶上射击出各种图案。教练称这些图案为“表情符”。这再次证明,他的技能似乎很完美,但心中总有些自己的想法。还有的是工作要做呢!


1987年12月8日

在今天的演习中,47令一名武术教官丧失了行动能力。三名医生花了约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让他重新恢复意识。一个不幸的事件,但克隆体的技能才是至关重要的。这几个出色的克隆体令我感到骄傲。


1989年9月5日

今天是47岁的25岁生日。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更为有趣的是,他已经改掉了很多孩子气的习惯,开始表现得像一个成熟男人。看起来我未来的计划大有可为,而他也绝对完美地贴合了我创作的初衷。


1993年7月8日

克隆体47已成功完成了所有我们提供给他的培训课程,而对我来说,他已准备就绪,我远大计划的实现指日可待。总体规划的蓝图已铺设,最后阶段的必要事宜我也开始着手准备……

奥托·奥特迈耶博士


ICA档案中的文件

赦免发布的前置宣传片中的ICA文件(Agent 47 ICA File)中展示了几份属于奥特迈耶博士克隆实验室的文件。

 ☸ 参见 ICA档案的文件截图



〔罗马尼亚语〕 研究结果。

〔拉丁语〕 总而言之!

出厂批次 640509-040147.

〔罗马尼亚语〕 这将是他的洗礼名,这称呼起来太麻烦了。

(这也太长了)

他是完美的标本——真正的完美!——也许比我更为优秀,已超越人类……而我是父亲。

但如何处理那些旧种族呢?


〔罗马尼亚语〕 亲爱的鲍里斯,7月3日

你务必尽快回到我们的小实验室。基于我们的研究,你知道我的实验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信使很可靠,但我不能直接发信给你。因为,没有谁敢把那些东西写出来!

正如我所说,尽可能快地来这里。 我已给我们的兄弟们发了同样的信息。

我只能告诉你,你所种下的种子已经具有了非凡的力量,我希望他们在今年年底前能茁壮成长。



mé acceptent, ce 7e jour de juin à Paris, France, que toutes les découvertes scienti-

des entre 1950 et le présent par ces cinq parties demeurent la propriété commune et non de des cinq, que toute recherche ou résultats découlant de ces activités sont de fait de commune de ces parties, et que toute tentative de dissimulation de recherches dérivées et résultas aura pour conséquence l'anulation de tous les droits décrits précédemment, de droit de vivre et sera considérée comme cause justifiant des mesures extrêmes.


Ans faisons ce serment de loyauté mutuelle, sur notre honneur et sur notre sang.

〔法语〕

mé accept, this 7th day of June in Paris, France, that all scientific discoveries between 1950 and the present by the five parties remain common property and not of the five, that any research or results of such activities are made common of these parties, and any attempt to conceal derived résultas research and will result in the anulation all the rights described above, right to live and be treated as a cause justifying extreme measures.

让我们宣誓彼此忠诚,以我们的荣耀与血液。


〔罗马尼亚语〕 我只是要告诉你,你所种下的种子——至今年年底开花。

快点!

奥特迈耶



Ultimele testari de ser cu success: fără efecte secundare, vigoare sporită, articulatia rot, muşchi, îmbunătăţirile precizate la consiliu, mostră trimisă către cei patru fraţi: lucrare terminată, transfer către knut pentru dezvoltări suplimentare.

Formarea e cu implicaţii şi reproducerea ex-utero cam nesigură, am scris fratilor să trimita commentariile lor. Intenţionez să mă concentrez în aceast domeniu, cer access la fonduri monetare suplimentare.

Sunt convins că e posibilă fomarea unui dna fără sex si că prin cercetari suplimentare despre incubatia ex-utero este posibil, ipotetic vorbind, să se producă forme de viată cu un control de proiectare. (APILICAREA UMAN)

Posibilităţi coplesitoare implicaţii în industria creşterii animalelor sună interesant şi profitabil, dar sunt mult mai interesat în aplicarea uman lă.

Trebuie sa vorbesc cu/

〔罗马尼亚语〕

最新一次血清测试宣告成功:无副作用,增加力量,腐败,肌肉,改善理事会,样品发送给四位兄弟:完成工作,将克努特转移到别的项目。

Training implications and reproduction is ex-utero little uncertain, I wrote Comments send their brothers. I want to focus in this area, require access to additional monetary funds.

I am convinced that is possible without sex and the forming of a Mrs additional research that the ex-utero incubation possible, hypothetically, to produce life forms with a check design. (人体应用) 这在畜牧业的前景必定是有趣而且有利可图,但我更感兴趣的是将之应用于人类。

我需要和███谈一谈——


外貌

 ☸ 参见 奥托·沃尔夫冈·奥特迈耶的外貌


奥特迈耶博士出场时已有68岁,虽然头发花白,但得益于克隆技术从外貌上看他比实际年龄要年轻。

他的装束在代号47和契约中的是一样的,都是穿着青色的长外套,内衬马甲与衬衫,并打了靛蓝色的领结。但在血钱的录像中,教授却穿着白色的长外套和翠绿的衬衫。

能力与性格

  • 天才科学家

抛开人品不提,他是一名令人难以置信的天才科学家,没有谁能像他这样制造出完美的一类克隆人,即使是在他离世的十余年后。他是遗传操纵的大师,已精通如何通过微小基因的操控强化人体,他最伟大的作品是47——一个体能超群、技能完美、寿命正常(甚至被延长)的克隆人。他甚至为他和他的盟友提供了克隆器官来替换,令他们更长久地统治他们的犯罪帝国。

  • 战略大师

他也是一个出色的战略大师,操纵着47除掉了他所有的敌人,只是在最后因自负功亏一篑。

  • 自负的狂徒

奥特迈耶博士是个狂妄自大的偏执狂。他得意于自己的基因工程,自视甚高,甚至将自己神格化。他看起来还是个种族主义者,痴迷人类改良进化,还有一些类似“如何处理旧种族”和“决定他们去留”的话语。

  • 背叛者

他背弃了所有的盟友,冷酷地将他们一一格杀。

语录

   上帝在周末已感疲倦之时创造出人类。我弥补了所有内在的缺憾。我会向整个世界证明谁才是正确的——以及决定他们的去留。   


   儿子——我希望你知道这对我的伤害比对你的更甚。创造你进行的艰难尝试!每一个小基因的操纵!你备受宠爱!你是人类的神化!在我创造你时,我曾是站在侏儒的肩膀上。但在我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后——你竟将矛头指向我!我发现了47条染色体的真正力量,你认为那很容易吗?我领先于时代,一如既往。他们却摇着他们贫瘠的小脑袋,用他们的小眼睛看着我说我疯了。你,我的朋友,你的存在证明他们大错特错!   


   我知道你想让我死,我的孩子,而我会原谅你!但让我告诉你——死亡是我计划的最后一项!你不能想象我重组DNA实验已成功了!   


   看你完美地完成工作是何等的享受——我知道我已经走在正确的轨道上。我将结束这一篇章,翻开新的一页!你有服从方面的问题,但我们不能如此,不是吗?我有创造生命的能力,塑造、定制完美的人类——你可知这些理念的潜力——没有感伤的情绪,没有古怪的特质——更没有背叛!——你听到我说的了吗?   


   如果你能了解我为了这个项目如何潜心研究。我对此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你直视太阳的时候,你看到的全是黑暗!抹去这个领域以往所有的科学认知,我会带来新的曙光。我正在树立新的标准——你还不明白吗?   


   是你——你......我......我早该料到的。我甚至没有认出属于——我的儿子。你让我心碎,我的儿子。又有什么能防御来自内部的死亡呢?   

—— 奥特迈耶博士 对 47 说


他人眼中的奥特迈耶

   唉,只是一个狂人不切实际的梦想罢了。用基因操纵的手段创造出超级士兵军团。他不知如何得到了我上级的赏识,于是他们给他提供了无限的资源。不过都浪费在了愚蠢的想法和实验上了。那个工程愚不可及。试验对象既不稳定又不可靠,明明只需要准确安插一小批间谍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要组建一支不可靠的超级士兵去办呢。   

—— 杰纳斯 对 47 说


   无论如何,杰纳斯一直觉得奥特迈耶的项目令人讨厌,更不用说还效率低下。   

—— 亚瑟·爱德华兹 对 47 说


轶事

  • 教授的名字在历代游戏中被多次提到,但称谓都有所偏差。在杀手:契约中他被称为奥尔特梅耶博士(Dr. Orthmeye)。在杀手:血钱中他被亚历山大·利兰·凯恩错误称为奥特梅尔博士(Dr. Ortmeier)。
  • 在亚历山大展示的的录像中,47看起来是在一个实验室样子的地方杀死了猝不及防的奥特迈耶博士。但在代号47的游戏中,教授早早意识到了47的到来,并派出大量的48号阻拦,在误认为48号胜利归来的情况下主动迎接47,然后胸口中枪——在血钱的录像中,教授并没有中枪,只是被47扭断了脖子。

引用与注释

  1. 如果47没有及时出手,教授便会靠近47使用电击枪将他击倒——兄弟相会另一结局
  2. 看起来李洪,巴勃罗,弗朗茨·富克斯和鲍里斯都曾在法国军团一起服役过。军火走私者的天堂 任务简报
  3. 这位雇主太过强大,以至于董事会接受了他的另一份契约。陷阱 任务简报
  4. 1972年4月10日,包括47在内的好几个克隆人都表现出对针头的焦虑和对医生的抵触情绪。教授的日志
  5. 厄登·科瓦奇医生生死未知,他是否死亡不影响游戏进程。
  6. 奥特迈耶的日志 截图
4.0
4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也许这个头像帅一点(手动滑稽)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