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活着,因为你才活着。你已经记不住他的名字了吗?你知道这一切。在你的心灵深处,你是知道的。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 卢卡斯·格雷


实验体6号
subject 6
Shadow Client.png
基本信息
称谓 “影子客户”
Shadow Client
化名 卢卡斯·格雷
Lucas Grey
性别
出生日期 1960年~1970年
国籍 罗马尼亚(原)
人物关系
隶属 奥特迈耶的实验室(原)
(原)
民兵组织
其他关系 兄弟:
47
雇主:
尤金·科布(前)
盟友:
奥利维亚·霍尔
维克托·诺维科夫(前)
肖恩·罗斯
以斯拉·伯格
佩内洛普·格拉夫斯
玛雅·帕尔瓦蒂
理查德·福尔曼
阿尔玛·雷纳德
里科·德尔加多
大漩涡
敌对 神意密会
备注
出场作品 杀手™
杀手™2
配音 约翰·霍普金斯
卢卡斯·格雷——杀手中文维基

卢卡斯·格雷,即“影子客户”。“影子客户”这个称呼来自47曼谷任务后将他称作“Shadow Client”。而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奥特迈耶克隆实验中的实验体6号,47的童年好友。

他是《杀手™》《杀手™2》中极为重要的角色,立场明确地在对抗神意密会,多次利用ICA达成目的。

早年经历

出逃

   这是你的天赋——你的天赋及诅咒。以终结的方式感触生命。   

—— 典狱长
Comic-birthofthehitman A1.jpg

某年的3月23日,6号与47一同逃出了奥特迈耶的实验室,然后于罗马尼亚一个位于米努列斯库的极度贫穷的小农场落脚。在那里,一个好心的女人接纳了他们。但他们的行踪没能瞒过神意密会的眼目。第二天早上,他们因枪声惊醒,典狱长率领军队找到了他们,并屠杀了他们所接触的每一个人。他阻止了47对追捕者们的反抗以避免他被抹杀,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收容他们的那个女人和她的家人们被杀死。

自从这件事后,两个亲密无间的好友之间产生了矛盾。47认为这个行为违背了自己初衷,因而并不感激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单方面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冷战。直到6号将一只兔子送给他,47最终选择相信自己好友。

他们被抓回实验室后均受到了惩罚。某时,6号藏在通风管道里,目睹了被奥特迈耶带到杰纳斯面前的47与其发生的争执。

反抗

   他们克服了你的编程,不仅杀了你的手下,还鼓动实验体反叛……好在他们没能进行到最后,所以我会处理这件事的。   

—— 神意密会负责人
Comic-birthofthehitman A10.jpg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6号与47之间都在奥特迈耶面前表现出疏离和矛盾的假象,实则暗中立下誓言,并筹备新的反抗计划。

1989年初春,趁着完成神意密会分派的任务间隙,两人私下里执行了一些契约以得到足够的资金。在6号原定的计划中将会雇佣一部分佣兵以增加筹码,但交涉的过程中与他们起了争执,无意谈判的47不顾阻拦将他们屠杀殆尽。紧接着,为了解除体内的注射爆炸物,两人前往东柏林胁迫领导人直接促成了柏林墙的开放,并截道一位回归西德的制造者,强迫他制造引爆物中和装置。得到装置后,6号打算放这个制造着离开,但偏执的47还是杀死了这个人。

此时,万事俱备。于是,在6号的策划下,对研究所积怨已久的二人正式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起义活动。因为安全装置被无效化,所有的实验体都成了自由之身并奋起反抗。但全副武装的警卫是两人始料未及的,原来奥特迈耶早已为实验体可能的反抗做足了准备。面对火力压制,两人寡不敌众。腿部受伤的47拒绝了与伙伴同生共死的约定,决定掩护6号让他逃离。他炸穿了楼层留下逃生的空洞,然后主动卸除武装放弃了反抗,声称6号已死。

逃亡

   我发觉自己逃了几十年,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 卢卡斯
Comic-birthofthehitman A14.jpg

起义失败后,6号在47的掩护下得以撤离,而实验体6号的存在也被神意密会认为是丧生在了大火之中。

自那以后,6号一直在躲避神意密会。他化名卢卡斯·格雷,利用自身的技能加入了这个国际雇佣兵组织,并受雇于大银行家尤金·科布,成为了他的安全负责人。在意外发现科布其实是神意密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后,卢卡斯幡然醒悟,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永远逃避,因而决定展开复仇计划,向神意密会发起挑战。

游戏出场

杀手™

影子客户首次出现在《杀手™》宣传片之中的巴黎,根据时间推算应该是在47刺杀维克托任务发生的前一天。MAC版宣传片中将他的镜头替换成了47,虽然镜头完全一致,但两人前往巴黎的时间至少隔了一天。

他的自述展现了他对47和ICA的了解,并认为47的一系列暗杀已经对局势造成了某些不利的影响[1]

搅局者

在47渗入瓦莱斯卡宫执行暗杀行动的前一天夜晚,影子客户会见了维克托·诺维科夫,在维克托询问莫斯科情况的时候回答他一个叫卡马洛夫的FSB特工已死,他还让这个死者看起来像是一个来自兰利,也就是中央情报局的间谍。作为保住声誉的交换,维克托将五年所收集到的“世界精英的秘密”文件交给了他。在拿到文件后,影子客户给他的盟友发去了“秘密文件。不留痕迹。泄漏姓名。”的讯息,收件人极有可能是为他效力的天才黑客奥利维亚·霍尔。在离去时,他还预见了维克托的死:“祝你时装展顺利进行,我有预感这将是你被铭记的一次演出。”因为他将维克托和达莉亚的名字泄露出去,以至于MI6立即下达了对此二人的暗杀契约。

明日世界

在47执行以太公司的暗杀契约的一周后,影子客户前往约翰内斯堡。他躲在“信使”的车后座,挟持了他要他交出“钥匙”, 这个人不情愿地把“钥匙”交给了影子客户,然后威胁他“如果你存在弱点,神意密会就一定会找到它”,随后他补充道,“我其实已经杀了你”。 影子客户毫不在意地回答“那我们就扯平了”,然后扣下了扳机。

镀金囚笼

摩洛哥政变失败后,有人闯入了神意密会在纽约的金库,窃取了所有资产和成员的资料。亚瑟·爱德华兹法宁先生两个持有“钥匙”的人都明白打开金库至少需要两个“钥匙”,除了在约翰内斯堡死亡的“信使”的钥匙已遗失,还有一个持有者私人银行家尤金·科布似乎死于飞机失事。亚瑟警告另一位被称为“法宁”的理事长尽快布置防御策略,他们都不再安全了。

27俱乐部

在曼谷任务的一周后,47所暗杀的独立乐队歌手乔丹·克罗斯的遗体被带回纽约市安葬,许多克罗斯的家庭成员参加了他的葬礼,包括他的父亲传媒业大亨托马斯·克罗斯,一个久未露面隐居在哥斯达黎加附近私人岛屿的超级富豪以及神意密会的成员。影子客户利用这个机会,驱使他麾下的民兵绑架了在儿子葬礼上哀悼的托马斯,其后托马斯被杀,银行帐户也被他们劫掠一空。

自由斗士

Lucas&47 FF.gif

ICA意识到他们被影子客户操纵后,设法追溯了黑客奥利维亚·霍尔几个客户的数据,结果追踪到科罗拉多的一个农场,那里是属于政治激进分子肖恩·罗斯名下的民兵训练场。 埃里希·索德斯认定此地即是影子客户的据点,急于除掉四个民兵组织成员,这引起了戴安娜的怀疑,她委托47更深入地调查影子客户的信息。据47调查的结果,影子客户在针对神意密会,而索德斯正是ICA的叛徒。在龙卷风庇护所里,除了对神意密会人员的分析墙,还有着47暗杀目标的推断,看起来,不知道从何时起,影子客户就开始追查47的踪迹,他甚至将几个悬而未解的死亡案件和被认定为事故的事件与47的暗杀行动准确地联系了起来。

在47消灭了四名雇佣兵离开时,影子客户通过狙击镜一直关注着。他同时与奥利维亚电话交谈着,安慰了为自己暴露行踪而感到内疚的黑客,随后要求她藏起来等风波结束。奥利维亚希望尽快除掉47,但影子客户却讲述起了自己童年的经历,提到了他和一个朋友曾试图逃离某种命运但以失败告终。当影子客户扣动扳机打算狙杀不知情的47时,后者似有所觉回头看向他的位置。

最终影子客户把手指从扳机上移开,放47离开。奥利维亚询问他是否认识47,影子客户则回答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内脏逆位

索德斯死后,持有“钥匙”的神意密会成员,即现任“永恒常量”亚瑟·爱德华兹在火车上与戴安娜接触,他直唤其名并提议ICA与神意密会结盟共同对付影子客户,称他们只是较小的邪恶,而这个恐怖分子唯恐天下不乱应该尽快处理。戴安娜不赞同他的说法,但在亚瑟透露出自己了解47的早年经历后接受了橄榄枝,并说服ICA的高层同意了结盟。

杀手™2

   卢卡斯·格雷……还是实验体6号?他在协会的大火中死了,但一直没找到尸体。和你不一样的是,他的怒火从未熄灭。现在你想要找到“同伙”。藏在幕后的那些人,给你带来诸多痛苦的元凶。嗯,在你要砸倒一堵墙之前,最好先搞明白它有没有承重。   

—— “永恒常量” 对 47 说

神意密会的反击

身份暴露

破绽

   这也是属于他的战斗,奥莉薇娅。哪怕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无论你喜不喜欢,47都是把我们领向合伙人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线索。他必须想起之前的事情。   

—— 卢卡斯 对 奥莉薇娅 说
Lucas Ether.jpg

联合ICA后,神意密会针对民兵组织的打击因为47的加入变得精准而致命。为了争取到故友47的帮助,卢卡斯决定尽快唤起他的记忆,尽管这个轻率的决定没有得到奥利维亚的理解和支持。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卢卡斯绑架了苍穹公司的研究员,拿走试剂并炸毁了苍穹公司的大楼。

此后他卖了破绽,将维齐尔·凯尔在内的“东方铁三角”暴露给了ICA,一步一步引导47来到了藏在罗马尼亚,布拉索夫的奥特迈耶的实验室旧址。

回家

Lucas Romania.jpg

47: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事故。那个男孩…….他已经死了。

卢卡斯:他还活着。因为你才活着。你已经记不住他的名字了吗?你知道这一切。在你的心灵深处,你是知道的。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47:……实验体6号。你的名字叫做,实验体6号。

卢卡斯: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47:把他们全都打垮。


合作

“永恒常量”

Lucas&47 Ark.jpg

小说出场

✧ 《杀手:内部敌人》小说情节 (点击展开)
 

在47的记忆中,实验体6号是一个嗜虐成性,性格暴戾的人,而且热衷于折磨他,因而与之关系极度恶劣。

在1976年的一个冬天里,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和一直以来负面情绪的积累,紧张不安又被逼至绝境的47杀死了他然后逃出了实验室。


外貌

 ☸ 参见  卢卡斯·格雷的 画廊


卢卡斯有着梳理整齐的灰白头发,粗粝的短胡须,以及与47不同灰绿色的眼睛。

尽管他与47都是奥特迈耶制造的克隆人,但是论外形远不如47与17号之间的相似度。而同时期的克隆人的肤色与其他体貌特征也不尽相同,这也证明了在此批次下的克隆人之间基因重合度并不高,而是出于观测评估测试考虑下,有着极多的变量。

据他所说,他的脑后也有一个与47一样的条形码,来自奥特迈耶的实验室。

人物关系

47

20181110230902 2.jpg

卢卡斯·格雷,或者说实验体6号,是47还身处奥特迈耶实验室时的幼时好友。作为47少有的愿意接纳的存在,在童年时期他就一直在主动维系着两人之间的关系。与其他的实验体不同, 47对他而言似乎是一个异常特别的存在,以至于他总是从对方身上寻求信任与依托。在两人第一次携手逃离奥特迈耶的掌控失败后,他果断放弃了反抗,选择优先保住47的生命。在那之后,为了安慰47,6号将一只兔子作为礼物送给他,而这也是47长久的执念所在。

卢卡斯在科罗拉多放弃狙杀47这个举动起初很难让人理解,因为以47为代表的ICA是他对抗神意密会最大的阻力。现在看来,他那时几乎要扣动扳机,也是在权衡47的存在意义。最终放弃狙杀显然是因为他也意识到,如果杀了47,那么与神意密会的斗争就没有意义了。之后,他更是用极度轻率的行动换取与47接触的机会,主动解除武装将决定权交给与他30年未曾谋面且记忆残缺的47。与之相应的,成年后的47也展现出对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信任。

奥利维亚·霍尔

奥利维亚·霍尔是卢卡斯的主要支持者,几乎所有对抗神意密会的计划都有奥利维亚的参与。当他们的存在因为奥利维亚的失误暴露时,卢卡斯也并未责备她。

作为一个幕后人员,奥利维亚定位类似于47的处理者戴安娜,但她与卢卡斯的关系却并不平衡。卢卡斯对她而言很像是一个具有强权威性的父亲角色。

民兵组织成员

能力与性格

能力与专长

基因强化

身为奥特迈耶的基因计划作品,克隆人之间对于体能与智能方面有着相似的增强。

策略大师

与47强大的执行力不同,卢卡斯一直以来都更倾向于去制定计划而非亲自动手。

在他与47初次对抗研究所的计划里,他仅仅靠着47的帮助就完成了积累资金、筹备武器、消除实验室控制等准备工作。起义计划的失败看起来也并不全是他的责任,因为起初他想利用大量的佣兵协助打击奥特迈耶,但这个计划却被47以不可控的暴力行为破坏了。

领导者

卢卡斯有着不可思议的人格魅力,很难相信他是如何在一年的时间内整合如此多的对抗神意密会的人手,并将人手与资源指挥调用得当给与对手精准致命的打击。卢卡斯的手下往往对他的计划和理念深信不疑,例如肖恩·罗斯以及对他狂热拥护的玛雅·帕尔瓦蒂

对神意密会的仇恨

尽管早年时间,47对神意密会的仇恨更甚,但强制遗忘剥离了他的情绪,唯一保留了复仇念头的只剩下卢卡斯。在得知自己保卫的对象尤金·科布是神意密会的一员时,他选择不再逃避,而是开始了对神意密会的复仇计划。

身份猜测

 ☸ 参见 卢卡斯·格雷的猜测


关于影子客户的真实身份,有一些猜测。

但《杀手™2》的剧情已经证实了他的身份。

语录

   你一直是最出色的。无人能及。你定义了艺术,而艺术也定义了你。你的一举一动已改变了世界。有权有势的人在你手中陨落。但同理,更多的人顺势而起。你知道你一直在塑造怎样的世界吗?ICA呢?你的处理者呢?我就活在那样的世界里。我感受到了代价。那也定义了我。   

—— 《杀手™》序章结束过场,影子客户的独白
   在我还是个男孩的时候,我的朋友和我曾试图逃离那个......地方。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型农场。那里的人都十分贫穷,但有一个女人,她将我们带了进来。第二天早上我们因枪声惊醒。十几个人倒在雪地上。我们的典狱长不喜欢留下目击者。他们将这个女人和她家人的死留在了最后,以确保我们看到整个过程。“这是你们的礼物,”典狱长告诉我们,“你们的礼物以及诅咒。只能以终结的方式感触生命。”   

—— 影子客户 对 奥利维亚 说
   随机的事件。意外的发生。无数种可能性。汇聚在同一个时间点。因果交织仅仅证实了一个真相。那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暗杀的世界之中。其中最顶尖的刺客即杀手47。   

—— 《杀手™2》宣传视频,影子客户的独白
   相信我,仅此而已。   

—— 6号 对 47 说
   我们杀人是因为有必要,而非它很容易。你的敬畏与恐惧呢?   

—— 6号 对 47 说
   你回家了。我早知道你会回来。你变了很多,47。甚至…….你快要不记得了……这是我们的监狱。这里就是父亲训练我们的地方,把我们变成了神意秘会的杀手。这一切你已经想不起来了。他们把这些记忆从你的脑中抽出来,抹掉了,但我却还记得。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   

—— 卢卡斯 对 47 说
   我知道,这很困难。你从来都不会失手,也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职责。但我们以前有过约定,你和我的约定。如果你这么做,对我们而言就是个双输结局。   

—— 卢卡斯 对 47 说
   有时候就连怪物尚且有目标。   

—— 卢卡斯 对 戴安娜 说
   一年前,我给这个银行家科布当安保人员,结果发现他是神意秘会的人。我发觉自己逃了几十年,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我们的后脑勺都有条形码。大部分人只是注意不到而已。   

—— 卢卡斯 对 戴安娜 说


他人眼中的卢卡斯

   是什么让你以为我想被人以这种方式拯救?你甚至都不是我真正的兄弟。   

—— 47 对 6号 说
   你总是把问题简单化。   

—— 47 对 6号 说
   我只是在遵循自己的计划。一项关于你。一项关于我。别跟过来。如果我失败,你就不要再回来了。算是为了我们,去追求应过的生活吧。   

—— 47 对 6号 说
   这是老板的命令。你知道他很反感伤及无辜这种事。   

—— 阿尔玛·雷纳德
   你又不是不了解咱们的老板。他办事向来确保万无一失。   

—— 阿尔玛 对 奥森 说
   我还真不了解咱们的老板。你恐怕也不了解他。我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个。我这人有点死脑筋,我就想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人而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 奥森·米尔斯
   我敢对天发誓……你这套亲善友好的破计划,会把我们两个都害死。你还不明白吗?你那所谓的“朋友”已经是他们的人了。他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他要来找我们了。他和你不一样,他绝对不会犹豫。   

—— 奥利维亚 对 卢卡斯 说
   你感觉到了吧?你和他不一样,你全都感觉到了。关于你所做的一切。   

—— 戴安娜 对 卢卡斯 说


轶事

  • 卢卡斯这个角色的创作灵感显然来源于小说《杀手:内部敌人》中的6号,但个性与之全然不同,与47的关系也是积极的。新作的剧情为了自圆其说,将两者划等号,并把这段记忆解读为奥特迈耶的篡改。
  •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影子客户的初期设定很可能是个女性[2]。他目前的造型设定来自Simon Lindwall,第二季交由Theodor Urhed。
  • 卢卡斯·格雷是一个化名,而卢卡斯(Lucas)数列中包含了47这个数字,他姓氏Grey似乎也有着一些不祥的意味。
  • 卢卡斯曾经指出47的刺杀行动导致了权力格局的变动,这是有一定依据的。

引用与注释

  1. 卢卡斯曾经指出47的刺杀行动导致了权力格局的变动,这是有一定依据的。
  2. File:title_pro_vertical_label2e.jpg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可以把词条名改成<a href="https://hitm…i/Lucas_Grey" title="Lucas Grey" style="border: 0px; margin: 0px; padding: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0, 0, 0); cursor: url("https://i.im…/i4IdYKt.png"), auto; font-family: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Lucas Grey</a>了。

10个月
avatar
Vata
0

卢卡斯·格雷也是化名,等我把这一季的东西提取一下再安排这个吧

10个月